《无敌唤灵》读者互动

背景:

字体:

第五十二回 佳偶竟然成冤偶 多情却似反无情

小说:云海玉弓缘作者:梁羽生更新时间:2012-10-14 12:02:14字数:10694

厉胜男正眼也不瞧他^,却对唐晓澜冷冷说道:“唐大掌门^,这是你的地头,现在有人搅局^^,你怎么说?咱们要不要再来比过*?”

唐晓澜叹了口气站起身来^,缓缓说道:“厉姑娘^,我承认你的武功远胜于我*^,还比什么^^?”声音甚是苍凉,在场各路英雄*,人人替他难过*^。

厉胜男忽地仰天大笑,说道:“唐大掌门,你不是输给我^,你是输给了我的乔祖师*,你知道么^?我是三百年前乔北溟的隔世传人*!乔祖师呀,我已遵照你的遗言^,将张丹枫霍天都的传人打败*,你心愿已还*^,地下亦当溟目了!”众人这才知道^*,厉胜男此战原来是为师门争荣^^,是为乔北溟一雪三百年前败给张月枫的耻辱!

金世遗走到了她的跟前*^^^,轻声说道:“胜男*,你现在亦已心愿得偿*,成为你久已渴望的武林第一高手了^,你还要什么*?我望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吧!”

厉胜男冷笑一声^*,淡淡说道:“金世遗*,我也要问你:你要什么*?”

金世遗道:“谷之华并未得罪过你*^,你何苦将她弄成半死不活*?”

厉胜男扳起面孔道:“这么说^^^,你是来向我要解药的是不是?”

厉胜男是明知故问*^,金世遗无可奈何^,只好点点头道:“为了这个解药^**,我已经找你两年了^?^!?/p>

厉胜男道:“你要解药么?行呀,有例在先,你与我也比三场就是^!”

金世遗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*?你不看在今日的金世遗的面上^,也当看在往日的金世遗的面上,你难道自以为武功盖世^,便完全不念往日的情份了么*?”

金世遗不说犹好***^,这一说更如火上加油,但见厉胜男双眼一翻*,眼中真似要喷出别来,她瞪了金世遗一会*,却忽地纵声狂笑道:“金世遗呀金世遗^,原来你也有求我的一天!你还有脸皮跟我讲往日的情份**?哼*,哼*^,好在我今日的武功已远胜于你*^,要不然^^,只怕你一上来便要打我骂我**^,还会低声下气向我哀求么?”

金世遗气得双眼翻白^*,叫道:“你*^、你*、你*、你……”一口气说了几个“你”字,没法说得下去。

厉胜男冷笑道:“我怎么?你早说过与我恩断义绝*^^,却还要我念什么情份?”其实这[恩断义绝“四字,是厉胜男自己说的,金世遗可从来没有说过。但是金世遗现在气怒交并***,厉胜男一口反咬他*,他也没有心情反驳了^。厉胜男又道:“不错,你提起了往日^**,那时候你的确对我恨好*^,我也在思念昔日的时光^^^,可惜时光不会倒流^,现在的金世遗已经不是过去的金世遗了^?!彼饧妇浠坝锰於荽糁跛蹈鹗酪盘?^,旁人只见她嘴唇开合,却不知道她说的什么^?

金世遗听她说得甚是辛酸^,忍不住也觉有些伤感*^,当下也用天遁传音之术低声说道:“过去了的已经过去^*,算我对不起你^^,咱们两人走不到一路,这是已成定局的了:但求你赐我解药*,我一生一世都会感谢你的恩德*!”

厉胜男比了三场之后*,本来就已面无血色,这时更是惨白如纸**^,忽地双眼一睁^,拜狠说道:“原来你对这几颗解药*^^,竟是着得如此重要么^^?”金世遗知道自己说错了卑,激起了它的妒意^^,可是他心里的说话,从来不会向厉胜男隐瞒,而且即算他不说,厉胜男也会知道他心中所想的是什么*。

厉胜男这样责问^^,金世遗只有默然无语。厉胜男咬牙说道:“好呀^,金世遗^,你懊^!我恨不得杀了你^^!斑^*,哼*^,要是我不念在你往日的情份*,刚才那一箭^*,凭着你的功力,你以为你接得了么**?”金世遗熟悉厉胜男的脾气^,知道事有转机,急忙说道:“多谢你手下留情。你若当真这样恨我^,我取了解药之后^,任凭你将我如何处置^,要了我的性命*,我也情愿*?!?/p>

厉胜男冷笑道:“说来说去^*,万语千言,总是不离解药*。嘿…嘿^,也难怪你这样着急。我这五毒散的毒性日益加深*,现在她还只是半死不活,再过一些时日^**,剧毒侵入她的脏俯骨髓*,你就是把所有的天山雪莲都摘了结她*,也无济于事^。你这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^^^,终须全身溃烂而亡!百^,嘿,我为何要取你的性命^?让你瞧着她那样死去*,不更好么^**?”

金世遗知道她是在宣她自己心中的怨气*,但听她说得这样狠毒^,也禁不住肌肤起粟^,只怕她积怨难消,当真说到做到^^。

金世遗惨笑道:“若是那样**^*,这世界上也不会再有我了^。让你一个人痛快去*!嗯**,胜男,就算我对不起你^,那也只是我的事情^,你为何要害及无辜^?”

厉胜男道?!昂醚?,你既自知对不起我,就这样空口来向我求取解药么*?”

金世遗怔了一怔*,不知它是什么意思,厉胜男道:“你认不认错^^?”金世遗道:石田日我在嵩山上,因为一时暴躁^,对你无礼,这件事我向你认错***?^!靶闹腥丛谙氲溃骸爸劣谖一断补戎?*,这是根本谈不上什么错不错的!?/p>

厉胜男面色稍见缓和^,“哼”了一声道。:“你今天不再倔强了吧?好,你若是有心向我认错*,当着天下英雄之面,你自己应该知道该做些什么!”金世遗茫然重复它的话道:“什么?”厉胜男冷笑道:“你这样快就忘记了吗***^?”

金世遗磊然省起*^,那次打了她一记耳光之后^*,她一怒之下,与自己绝交,曾有言道:“总有一天,我要你跪着求我^!”想起此话^,金世遗登时心头大震^**^,定了眼睛**,四日交投,只觉厉胜男的目光冷酷之极^^,面上木然毫无表情*^。

金世遗生成傲骨**^,从来不肯下气求人*,当年他有性命之忧*,尚不肯向唐晓澜求取雪莲*,可见一斑。但现在是谷之华有了性命之忧,不由得他不向厉胜男屈服**!

旁人见他们两个嘴唇开台,说话无声^*,神情瞬息百变*,一会儿似是在争吵什么,一会儿又似是蜜意轻怜,互诉衷曲^。众人看得十分纳罕,都在窃窃私议*^^^。冯琳低声对她姐姐道:“金世遗果然不是个好东西,幸亏沁儿没有嫁他**^?*!苯弦苍诘蜕运拮铀档溃骸扒普饽Q?*^,倒像是小两口子拌嘴^,唉*,我只担心金大侠给这妖女迷了^!”

金世遗却在心里想道:“我打了她的耳光*^,这本来是我的不是*,两年来我已一直为此后悔。何况现在是为了之华妹妹?”

就在众人窃窃私议之中*,忽听得金世遗大声说道: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好,我现在向你跪下了**,求你高抬贵手**,赐予解药*^!”

他是遵照厉胜男的心意*,当着天下英雄面前^,向厉胜男磕头认错!这几句话并非用“天遁传言”*,人人都听得清清楚楚!

江南大叫一声,掩了面孔,李沁梅低下了头,不敢观望,心中叹道:“可怜的性遗哥哥!”

在场的各路英雄,都感到气愤难忍**,但都是无可奈何!顿时间*,人人都似受了催眠^,个个低下了头,不忍见金世遗受辱*。

金世遗虎自含泪***,身躯一矮^*,双膝弯下^*,厉胜男不待他跪倒地上^,忽地衣袖一卷,登时将金世遗扶了起来,笑道:“你的大礼我心领了,男儿膝下有黄金,我不愿你受天下英雄耻笑^^*^!币滦湟凰蒦,金世遗站直了身子^*,只见厉胜男也正在检袖向他还了一礼。金世遗显不得羞惭,连忙问道:“现在你可以将解药给我了吧*?”

厉胜男冷冷说道:“你向我赔了大礼,咱们之间的梁子已解*,我不会向你再报当年那一掌之辱。但亦不过仅仅如此而已*^,却与解药何关^^?”这几句话淡淡道来^,登时把金世遗吓得呆了!

厉胜男“璞嗤”一笑^,忽地转过一副口昭,柔声说道:“瞧你急成这个样子*!当真是把这几颗解药着得比命根子更重要么*?本来我可以给你,只是却有一样为难*!”

金世遗怔了一怔,连忙问道:“有何为难之事**?”厉胜男道:“你忘了我们万家的规矩么?”顿了一顿*,重新用“天道传言”之术说道:“当年你与我到了火山岛,我的大伯父为什么要杀你,你还记得么*^?我们厉家决不容许外人得知我家的秘密^,更决不容许外人分享我家的东西。为此,他当时几乎就要把你杀了,至于后来何以饶你,这原故你自己应该明白?^!?/p>

这番话话中有话,金世遗当然明白。要如以厉家和乔家的关系,凡是属于乔北溟的武功典籍*,万家是早已把它当成自己的东西了*^^。那本百毒真经,最初虽然是属于七阴教主的,但后来给乔北溟抢去^,传之厉家*^,所以厉家当然更有理由把它当作自己的家传秘典*^^。现在自己虽然是仅仅向她求取解药^,但这已涉及了百毒真经的不传之秘,按照厉家的家规***,就不能拿给外人*,除非是他家里的人,亲自拿解药去救***。

金世遗做梦也不会想到厉胜男竟会搬出这一条古老的家规!当年厉胜男的伯父不杀他^^,那是因为厉胜男认他做丈夫:现在厉胜男搬出这条家规,那只能有一个用意**,那就是要金世遗认她做妻子*^,她才肯交出解药!

这刹那间金世遗呆若木鸡*,心中乱成一片!厉胜男双眼朝天*,似是自言自语的冷冷说道:“我自小就不信命运^,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,我想办的事情一定要办到,即算是命中注定,我也一定要尽力挽回!”

在场诸人之中^*,李沁梅是最关心金世遗的人^*,她虽然听不见他们的谈话,但是从金世遗的神情中已隐隐感到有些不对,正自忧疑^^,忽见金世遗离开了厉胜男^,竟是缓焙的向自己这方走来*^。

冯琳吃一惊^,冯瑛低声说道:“妹妹^,你别担心**^,他决不会做无礼之事^**。让他们谈谈**,倒可以让沁梅了却一重心事!?/p>

李沁悔眼中满是泪水*,又是欢喜*^^^,又是有点心伤。金世遣走到她的面前*,说道:“妹妹^^,你大喜??!恕我来得迟了*?^*!崩钋呙反袅税肷?^,说道:“你回来了就很好^,你什么话也不用说^^,我一点也不怪你^^?!苯鹗酪诺溃骸澳憬裉齑笙?*,我没有什么宝贵的礼物给你。几年来我在海外检来了一些小玩意儿,聊表心意^**^?!彼蛋?,拿出了一个匣子*。

李沁梅打开匣子,里面间成一格一格,分别放有贝壳、羽毛、小石子*、种籽等等零星玩意*。

金世遗道:“这是翡翠鸟的羽毛,可惜不能捉一只给你玩:这是海鹊的翎^,比大雪山的鹤翎还美,还有我在蛇岛所拾的贝壳^,各种各样的色彩都有:这些小石子是在别山口拾的,你摸一摸着,是不是觉得好像还有点烫手呢*?这些都是海外奇花的种籽,我也不知道名字,你试在温泉附近来种,看能不能开花结果*?”

李沁梅和金世遗最初相识的时候*^^,还是个淘气的小姑娘,最喜欢新奇别致的小玩意儿^,当年他们走过大雪山^,李沁梅便常常要金世遗帮她捉鸟儿^*^、摘野花^、捡石子^**。

李沁悔泪盈于睫*^,心道:“原来他在海外也末曾有一天忘记我*!唉^,我在他的眼中,一直是他的小妹妹*^*!”李沁梅捧着这个匣子,双手徵微颤抖**^*,有几分伤感,但更多的是感激之情。锺展看在眼中^,心上的愁云尽去^^,想道:“我早已看出^,他们本来不过是兄妹的情谊*。只是沁妹以前年纪太小,是什么样的感情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*?!?/p>

一滴晶莹的泪珠从沁梅的眼角滴下来^*,半晌说道:[这份贺礼,比什么都宝贵,世遗哥哥^,多谢你啦^!但愿过不了多少时侯**,我们也可以喝到你的喜酒!“金世遗苦笑道:“你今天便可以喝到我的喜酒^!我正是来和你商量”李沁梅这一惊非同小可,禁不住叫道:“什么^?你,你*,你你今天便要请吃喜酒^?”顿然间她明白了^,金世遗今天要娶的是厉胜男而不是谷之华^*!

金世遗极力抑制激动的心情^*,低声说道:“不错*,我今天便要请你吃喜酒^**。只是这事是刚刚决定*,我一时准备不来*,所以要和你商量^^,借你的地方。借你的东西**,借你的酒菜^^,给我行婚礼,宴宾客!”

李沁梅呆了一会^,道:“这是终身大事**,你想清楚了么*?”金世遗凄然说道:“想清楚了^,你还不知道吗?除了这条路,我已经是没有其他的路好走了^?”

李沁梅当然明白*^,这完全是为了谷之华的原故。她一百二十个不愿意金世遗与厉胜男结婚*,但是*,她也像金世遗一样,更不愿眼睁睁的着谷之华死去*。

李沁梅嘴角擒着泪珠^,强笑说道:“这么说^*,世遗哥哥,我也要恭喜你啦*。想不到咱们竟在同一日成婚^,你举行婚礼所需要的东西样样都是现成的*^*,新房也立刻可以再布置一间**,你尽管借用?!?/p>

金世遗和李沁梅的谈话,人人都觉得清清楚楚*^,人丛中有人哭出声来,那是江南^^。邹缝霞附着他的耳朵说道:“人家一个愿打^*,一个愿捱,你哭什么^*^?”江南抽噎说道:“我只是替谷女侠伤心^?!崩嶂槿缬?*,一时之间*,哪能止得?邹缝霞慌了手脚,急忙将他遮住*。厉胜男神色漠然*,对这一切恍如不闻不见。

金世遣走到唐晓澜面前*,恭恭敬敬施了一礼,说道:“我无父无母*,又无亲人长辈*,唐大侠,你愿意替我做主婚人么?”

唐晓澜怔了一怔*^^,凝思片刻*,说道:“令师在世上的朋友,只怕也只有愚夫妇等有限几人了*。我一向把你当作子侄着待,你今日得和天下武功第一的女英雄结婚^^^,我稗替你高兴,主婚之事,义不容辞*!”

唐晓澜肯替他们主婚*,很出一些人意外^。他们哪里知道*,唐晓澜仍是另有苦心^,要知厉胜男现在的武功,已是无人能够制服,他深知金世遗心地善良,但愿厉胜男与他成婚之后^,能够改邪归正^,免至为害武林*。

厉胜男走了过来,检准施礼,说道:“多谢唐大掌门不念旧恶,赐惠成全*^*!备庞侄越鹗酪诺溃骸澳愫煤?,怎么还不邀请宾客?”金世遗就似给她牵着线的傀儡似的*,木然毫无表情,转过身来^^,面对各路英雄^,作了一个箩圈揖^,说道:“今日我与厉姑娘成婚,请各位赏面^^,喝一杯酒*?!彼盗酥?,周围静寂如死,竟是没一个人出声回答*。

唐晓澜道:“今日我家是双喜临门^,两对新人^,一对是我的徒弟和甥女^*;一对是我的金贤侄和天下武功第一的女英雄*。哈,哈***,这当真是百世难逢的武林佳话,请各位同至寒舍*^,贺喜新人?!?/p>

众人一来见唐晓澜出面^^,二来这席喜酒^*^,也是李沁梅和锺展的喜酒,于礼于情*,断无来作贺客,却不喝喜酒就走之礼:三来,他们也都怀有好奇之心*^,虽然个个都憎稗厉胜男^,却也想看看这个女魔头的婚礼。

当下各人都跟随唐晓澜,重回礼堂*。但气象已是大大不同,在贺锺^**、李成婚之时,那是喜气盈门,人入笑容满面^;现在却是个个没精打采**,尤其邙山派的弟子,更是又愤恨*^,又悲伤*。江南走到礼堂的门口*,忽地大哭道:“她就是杀了我,我也不愿看着她与金大侠拜堂!”邹缝霞吓得面无人色,急急忙忙将他拉下*^,埋怨道:“你不去就不去*,大呼大嚷做什么^?”好在厉胜男似乎毫不注意^^,她与金世遗手牵着手,走进礼堂^,未曾回头一望^。

礼堂上那对红烛尚未烧残,唐晓澜叫人辅插一对红灯,厉胜男的侍支上来说道:“请小姐更衣*^?!彼男路扛赵诓贾胇^,李沁梅虽然极不愿意,也只得常她到自己的房中去换衣服。

锺展道:“金兄,你可要换过一身新衣服么?”金世遗摇了摇头*,低声说道:“不用?*!?/p>

过了一会^,只见那几个侍女手持轻纱宫灯,在前引路,厉胜男按着一袭白丝轻罗^*,长裙要地,聘聘媳媳,踏着凌波徵步^,宛如仙女下凡。李沁梅道:“我现在才知道厉姐姐不但武艺高强,一手女红^^,也是无人能及。你瞧^^,她自己做的这套衣裙多美**!”原来厉胜男早料到有此刻之事,她连结婚的礼服也准备好了^。李沁梅表面赞美她的说话,实在是讽刺她的。

金世遗那套衣棠*,因为曾经在地上打过滚来,沾满了泥土,这封新人,并肩而立。相形之下,实在是滑稽之极^。但在场观礼的人,人人都为金世遗难过,哪里还有心情取笑**^。

李沁梅冷眼旁观,只见厉胜男的神情甚为奇异*^,面上虽有得色,目光却是一片茫然*,竟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悲伤。金世遗的神情更为古怪,却似给人缚上刑场似的,人人都着得出他在极力避开厉胜男的目光*。

旁人只知道金世遗心情痛苦,却还不知道他已下了必死之心。原来他已和万胜男说好^,拜堂成婚之后,厉胜男就交给他解药,他马上便要到邙出去救谷之华*,待放了谷之华,然后才与厉胜男做夫妻*^。其实他所要的不过是解药,他准备在救了谷之华之后^**,便即自戕*。他实在是拿性命来哄骗厉胜男的解药的^^^。

在全无喜气、举座寡欢的情形下*^^,这个奇怪的婚礼进行了*。交拜之时^^,金世遗不可能避免面对着厉胜男,只见她肌肤如云*,面如白玉^,在红烛映照之下^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“凄艳”**,“美”是“美”极了^,却不似新娘子的“美”,美得不是令人心动^,而是令人心悸。

大礼告成^,喜筵早段,侍女说道:“小姐,你和姑爷进房歇歇^^^,再出来敬酒吧?^!苯鹗酪拍乃孀潘過,却见厉胜男似是把一个纸团交给了她的侍女*^。

金世遗心道:“不管你要什么花招^,我的主意是打定的了*?!崩魇つ凶呓路?,将侍女遣开^,虚掩上房门*^,柔声问道:“世遗,你还在恨我么?”金世遗不答**^^。厉胜男叹口气道:“不管你怎样恨我,我今天总是做成功了你的妻子,我也就心满意足了*^?!苯鹗酪爬淅渌档溃骸安淮韃,你是成功了*!如今你总应该拿出解药了吧^*?”

厉胜男凄然说道:“早知如此,我真后悔从荒岛回来*?!苯鹗酪藕藓匏档溃骸澳阆衷诓皇茄汲菩娜缫饬嗣碸?”厉胜男道:“不错^,但是到头来都是空的^。世遗,要是咱们仍在荒岛上朝夕相对*,那有多好*!”金世遗心里也在暗自叹息道:“谁叫你变成这个样子?往日的情份,已似大江东去***,一去不回了*!毙睦锸侨绱讼?,但却不得不哄骗她道:“咱们做了夫妻,相对的日子长着呢**^。你给我解药*,让我办了这桩事情*,也好早些回来伴你^^?!?/p>

厉胜男又叹口气道:“世遗*^,你不要骗我了^!”眼圈红润**,眩然欲滴,金世遗接触到她幽怨的眼光*,禁不住心中感到有些歉意,在此之前^,他是从来也没有骗过厉胜男的^。但此时此际*^,他却不得不再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骗你什么**^?咱们不是已拜堂做了夫妻么*?”

厉胜男若有所思,过了一会**^^,方始拿出一方玉匣**,说道:“解药在这里面,还有几件东西是给你的?!苯鹗酪盼掼ξ仕鞘裁炊?*,连忙伸手来接*,厉胜男忽道:“世遗**^,我盼望你能够依我几件事情**^*?^^!?/p>

金世遗大吃一惊*,叫道:“怎么*,你又变卦了?”只道她又要出生什么难题。厉胜男徵笑道:“不是变卦,你别着慌,你好好听我的说话^,不管我说些什么***,你都不许打岔。世遗,不管如何,咱们总是有过一场情份^,难道你连听我说几句话的耐心也没有了?”

金世遗看她神情非常奇特^,心里惊疑不定^^,摊开手道:“好*,说吧^!”

厉胜男道:“我知道你欢喜谷姐姐^*^*,我也愿意你们两人有个仔结果^^。只望你将来在鸳鸯忱畔*^^,月下花前*,能偶然的想我一下^,想起曾经有过一个非常爱你的人,那,我就*、我就会感激你不尽了^!”

金世遗道:“到了今日这般田地^,你还说这些话干嘛*?”厉胜男苦笑道:“你以为我是妒忌她吗?不*^,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心里的话*^。好了*,你讲好了不打岔的^**,请听我再说^*?^!?/p>

金世遗隐隐觉得她的面色有点不对,惊疑不定之际*,只听得她按着说道:“世遗*,答应我一件事情,我要你好好保重自己*^,不论发生什么事情*^,你都要泰然置之*,你答应我吗^?”

金世遗心头颤战^,暗自想道:“难道她已知道了我有自杀的念头?难道是之华中毒已深*,无可解救了**^?”

厉胜男道:“你答应吧^,你答应我才放心把解药给你**?!苯鹗酪懦僖砂肷蝆,道:“好,我答应你^^?*!?/p>

厉胜男露出一丝笑意^,说道:“世遗*^,我还盼望你在武学上更下苦功^,你将来会成为一位超越前人的武学大师的,我曾经是你的妻子,到你成功之日^,不论我在什么地方*,我也会同你一样高兴^?*!?/p>

金世遗听她说得非常诚恳^,心想:“难道地想把乔北溟的秘笈交给我?”金世遗虽然并不稀氨,却也深深感动*,当下说道:“多谢你的好意**。多谢你的期望^^,我尽力做去就是^^!被笆侨绱怂?,其实他还未打消自尽的念头。

厉胜男呼了口气^^,道:“你是最重信诺的人^,你答应了,我就放心了^^^?^!苯鹗酪判闹斜Ю,极力抑制着自己*,不让她看出自己是言不由衷^。

厉胜男道:“好了**,这玉匣你拿去吧*^^*!苯鹗酪沤恿斯碸,道: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我要走了!”

厉胜男道:“你过来*,让我再看你一眼**,啊*,让我亲一亲你!”金世遗本来已是憎恨它的了^,不知怎的,这时却是心情激动之极*,情不自禁的亲了她一下**。

这刹那间^,厉胜男的眼角眉梢^,都充满了笑意*^,便似一朵盛开的玫瑰^*,她低声叫道:“世遗^,你其实也是爱我的?^*?*!”突然笑容收敛*,盛开的致瑰倾刻之间便枯萎了*!

金世遗惊骇莫名,只觉在他怀抱之中的厉胜男已是渐渐僵冷*!

原来厉胜另在和唐晓澜比拚内功之时*^^,用了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全身精血败坏^,内伤极重***,全仗着她的邪门内功*^,才勉强支持到此时此刻^**。现在她心事已了,真气一散^,立即便玉娟香销^!

金世遗猛这一惊非同小可^,叫道:“胜男^、胜男!你要什么^?你要什么?我都可以答应你!”可怜厉胜男却不会答应他了!

这利那间,金世遗但觉顶门“轰轰”作晌^,眼前金花飞舞*,似乎自己的灵魂也脱离了躯壳,没有了思想**^,甚至没有了感觉*,哭也哭不出声*!

房门忽地打开*,厉胜男那八个侍女涌了进来,为首的失声叫道:“小姐果然死了^*!”原来厉胜男交给她贴身丫鬓的那个纸团,就是吩咐她们替她料理后事的*。她预先巴那丫鬓说好,要等待房内有喊声传出^,才可以将纸团打开。

金世遗猛地叫道:“胜男^**,我对不住你!”抱着她的身,不由自已的又吻下去^,厉胜男的侍女哭叫道:“都是你这害了我们的小姐^^!”登时有几柄长剑指到他的身前**^。金世遗面对着明晃晃的剑尖,动也不动^。他这时眼睛里有一个厉胜男^,对外间的一切,他都没有感觉了^。

那丫篓叫道:“小姐吩咐**,不可杀他*?!鄙锨岸嵯铝死魇つ械纳?,说道:“小姐说^,她的事不用你再管了^,她叫你遵守她临终的遗言*,你赶快走吧*^!”

金世遗槌胸哭道:“胜男,你安心去吧**^,我如今承认你是我的妻子了!你们将她埋葬*^*,墓碑留空^^,等我来立*?*!?/p>

这时*^,宾客们也知道发生了变故,人声如沸*,纷纷涌来^,但见金世遗猛的冲出^*,排开众人^,如飞而去^!李沁悔的呼唤也止不住他!

谷之华卧病两年*,身体日益衰弱,她已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屈指可数了,她曾经叫过金世遗不必再来着她*,但在这病重垂危之际,却禁不住深深的思念他^,渴望能和他见上最后一面^。

这一日已是天山事变之后的第十八天^,天山邙山,相隔万里,谷之华当然还未知道消息^,她正在等待派去贺喜的人回来,同她报告李沁梅结婚大典的情况^。

翼仲年在病榻旁边和她闲话,翼仲牟知道她的心情,安慰她道:“师妹,你不要心急*,路途遥远*^,白师弟往天山送礼,哪能这样快回来*?唐大侠和你的沁梅妹妹都很恬记你,上次还特别托了萧青峰送碧灵丹来,大家都盼你早日复原*?!惫戎嘈Φ溃骸拔抑慌碌炔坏桨资π只乩蠢?*?^!?/p>

谷之华除了金世遗之外*,最想念的就是李沁梅。但是在她为李沁梅欢喜的时候^*,却又不禁为自己心伤。李沁梅已经有归宿了,而她自己却在病床上等死,只怕在临死之前*,也不能见自己心爱之人一面。

这一日她发了几次高烧,直到傍晚^,方始迷迷糊糊睡去,作了一个恶梦,梦中见金世遗全身编素,血泪交流;她正要将他拉住,忽然厉胜另在他们当中出现^,一剑劈了下来……

谷之华失声呻道:“世遗^,世遗*!”就在这时*^,只觉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摸它的头发,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说道:“之华,之华*!不错,是我来了*!”

谷之华睁开眼睛^,只见金世遗就坐在它的旁边^,这刹那间,她几乎以为自己还是置身梦境!

翼仲牟道:“好了^,世遗已经把解药送来了。他在这里等你醒来,他已经等了好半天了^!彼蛋兆防炊越鹗酪诺溃骸拔乙颜夂孟⒏嫠咭恢谕?,让他们也都倍喜^*?!钡比?,这是翼仲牟有意让他们单独会晤*。

谷之华挣扎着用尽全身气力,捏了一捏金世遗的手掌**,她感觉到了,感觉到她所接触的是一个真真实实的、有面有肉的人*^,她低低呼了口气,放下了心上的石头,轻轻说道:“啊*,这当真是你^!咱们并不是在梦里相逢^!”

金世遗道:“我答应过你的*,我当然要把解药给你送来^。之华***,你别忙着说话,先吃了这几颗解药吧^*!”

金世遣将她轻轻扶起,倒了一杯开水^^^,送到她的唇边,谷之华道:“世遗,我真不知道如同感激你才是*^!”

蚌见金世遗险上掠过一丝苦笑*,谷之华心里一颤^^,陡然间忆起了刚才的梦境,但金世遗已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,将解药纳入她的口中*,叫她用水送下。

谷之华一连吃了三颗解药,瘀血开始化开^,肚子咕咕作响,金世遗放她躺下^,说道:“你运气吧^^*。我助你将药力加紧散开^*!惫戎缓闷脸幽?^^^,依言运气*,金世遗轻轻给她推拿^,谷之华但觉好似有一股暖流,在她体内循环往复*,郁闷全消^,舒服无比!

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分,谷之华的真气运转^*,已是透过了十二重关,金世遗停止了推拿,说道:“我这里留下一个药方,你按方吃药^,最多十剂*^^,馀毒便可拔清*,你也可以完全恢复如初了?**^!?/p>

谷之华生了起来,但觉气爽神情,病容尽去。但是当她接触到金世遗的目光时*^,喜悦的心情却忽似被浮云遮掩,金世遗的眼光似是合着深沉的悲痛^^,又似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绝望神情*。

谷之华柔声说道:“世遗,你现在还担心什么?呀^,我真想不到还能够见到你!昨天晚上,我还在想道:是生是死^,我倒未放在心上^^,只要能够在临死之前*,见你一面^,我也就可以无牵无挂的辞别了这个人间了^。想不到我不但见到了你*,还可以再活下去*^。世遗*^,你怎么还不高兴呢?”

金世遗道:“是的,我很高兴。你的灾难消除,我的罪过也可以减轻了^?*!彼炖锼蹈咝?,眼圈已经红润了^。

谷之华怔了一怔^,说道:“世遗,你还因为我所受的灾难感到抱歉吗?这不是件的罪过^,这都是那位^^,那位厉姑娘*,厉姑娘……*^?!?/p>

金世遗不待她说出“罪过”二字*,便即抢着说道:“不^*,之华**,你不知道”谷之豹道:“不知道什么?”金世遗道:“她的过错^,就是我的过错*!你不要再怪她了^,她所犯的罪,都应该由我承担*^!”

金世遗说得如此认真*^^*,如此哀痛^,谷之华登时感到一般寒意透上心头,她呆了半晌*,忽地颤声问道:“世遗*,你的解药是怎么得来的^?是她甘心情愿交给你的么?”

金世遗点了点头道:“是的^^^^^^!惫戎溃骸芭?^,那么,现在她呢**?”金世遗道:“她吗?她^^、她*^^、她*、她已经死了!”

一滴晶莹的泪珠从金世遗的眼角流下来^,这刹那间,谷之华什么都明白了,她虽然不知道厉胜男是如何死的,但她已知道了金世遗对厉胜男实在是有着一份真情!

金世遗低声说道:“之华,我一直很敬爱你^^,以后也永不会变^??墒俏乙丫鹩α艘桓鋈?,不是当面答应她^,而是在她死后*,心里头答应她了,我这一生,除了她之外,是再也不能有第二个人了*!之华*,之华!你**,你、你、你可能谅解我这份心情^^*?”

金世遗含着眼泪^,断断续续说道:“我是在她临死之前,和她举行了婚礼的*。那时*^,我*^,我并不知道她将死*,只是想骗取她的解药。唉虽然并非我亲手杀她^,她总是因我而死^!在我和她行婚礼的时候^,我也没有叫她一声妻子,但在她死后,我要承认她是我的妻子了*?!?/p>

谷之华身躯徵微颤战^^,但她却忍住了眼泪,柔声说道:“大丈夫当童言诺*,你既然和她走了名份*,又在心里头答应了她,那自是该当把她当作妻子着待*^。世遗*^,我感激你来着我,也感激厉姑娘终于肯把解药给我。世遗,我永远都会把你当作最好的朋友^,你不必为我担忧^,我安得下的**!”

金世遗道:“之华,你比我坚强得多,要不是你这么说,我却几乎受不了。啊^^,之华,我永远永远都会敬爱你*^!”他紧紧的握了她的手一下,眼泪滴在她的手背上*^,随即便出了房门*。

直到金世遗去得远了,谷之华方始哭得出来^!不错,她是比金世遗坚强,但是她的伤心,只怕更在金世遗之上**!

一个月后,在一座新坟的旁边*,有一个少年把一块墓碑安上去*。这少年便是金世遗*,他为这座新坟立下了一块“爱妻厉胜男之基”的石碑。

坟墓里的厉胜男曾经是他怜悯过*^*、恨过而又爱过的人***。在她生前^,他并不知道自己爱的是她^,在她死后方始发觉了。他现在才知道,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是谷之豹*^*^,其实那是理智多于情感,那是因为他知道谷之华会是个“好妻子”*^^。但是他对厉胜男的感情却是不知不觉中发生的*^,也可说是厉胜男那种不顾一切的强烈感情将他拉过去的。

他立了墓碑*,又在一方玉匣里取出了两卷书,在她墓前焚化^^,低声说道:“胜男^*,这是你的东西,你收回去吧*^?*!蔽淞种腥嗣蚊乱郧蟮那潜变榈奈涔γ伢?*^,就这样烧掉了。金世遗不是不稀氨它*^^,但一来他不忍睹物忠人^,二来他不愿留下这种邪派秘笈贻祸人间*,他已经通晓了秘笈的上乘心法^*,他要循着正派武功的途径^,融合秘笈心法^,另创一门光明正大的武功^。

他烧了秘笈^,烛立基前*,宛如一尊石像**,阳光把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。他果果的望着自己的影子*,那影子忽然变了厉胜男的影子*,他是生生死死也摆不开这个影子了。正是:此情可待成追忆*^,只是当时已悯然^。

(全文完)



赞助商广告:

很不错呀^^^,您已经阅读完本章节!

欢迎收藏到书架^,及时查看更新^!

优秀作品推荐

  • 鹿苑书剑

    鹿苑书剑

  • 流星蝴蝶剑

    《流星·蝴蝶·?!?*,为古龙中期名作,1971年8月春秋出版**。

  • 边城浪子

    《边城浪子》是台湾著名武侠作家古龙的一部杰出小说^,属于小李飞刀系列第二部分*,全书于1972年在杂志上连载^,共计46回*。本书古龙采用双...

  • 千门之花

    独立、自尊、自信^,面对挫折和打击决不退缩^,坦然面对惨淡人生^^;对感情拿的起放的下*,既不为感情左右,又可为感情付出一切*! ——千门之花

  • 凤起阿房

    凤起阿房

  • 青崖记

    青崖记

  • 收回

    目录

    章节目录

    加入书架

    涮书网 | 中国戏曲网 | 穿越小说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双世宠妃小说 | 言情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80后记忆网 | 医学教育网 | 17k小说网 | 广西新闻网 | 腐女漫画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