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
字体:

早期的孙晓谈武侠

更新时间:2012-06-21 21:46:45字数:

<孙晓谈武侠
 
其实我觉得作者很可怜,常常得在意别人的想法&,事实上,龙兄只要问一句,【好不好看?】、【还想不想往下看】&?这样不就够了吗? 
  当抽样五十人,有超过一半能快速进入您的文章&,您已经成功一半了^*。文字的部份要修才会顺,除非是天才&&,孙晓的稿子至少修过三十遍以上(不含校稿)*,看得我都快抓狂了…… 
  以文字的艺术性来说^,贵站水龙吟的作者就有张大春的味道^,像是中文系出身&。如果龙兄定位自己是【文学家】*,不妨加强修辞*,不过请别走火入魔,像琼瑶的文艺腔就太恐怖了。 
  顺最重要*,武侠小说是从说书演变而来的。顺就是美,武侠是戏剧*,所以武侠作家应该是剧作家才对&,像罗西尼那样的剧作家(这段话是孙晓强迫我加上去的)*。 
   
  要顺&,黄易……嗯……有时不很顺……古龙&,太顺了!金庸,简直是滑溜溜、亮晶晶的!所以一看再看不厌烦。有些烂文章特不顺,看过一遍就难再入眼。 
  孙晓说了,怎么顺呢?他建议您,多用情节^,少用铺陈^,情节有转折&^,人物性格就鲜明,喝个茶也可以有情节哦^。多用平易近人的字句写作,最高明的厨师只用白菜炒萝卜&^。杜甫的诗每一个字你都认识,乾隆皇帝的诗要带康熙字典才看得懂*。 
  关于作品本身,英雄志的楔子一与二有特别的意义**^,关系整本小说一切人物的命运^,您看到第三册时*,就会慢慢发觉了^。 
  孙晓之所以会采取这种写法&,大概是故事主角多达四个的关系,也请您多包含。当然,如果您看到第二册时,恐怕更会大吃一惊**,那种小说结构很特殊&,看了以后就明白…… 
 
其实笔法与文字运用新派、旧派云云&,只是门户之见。真正的武侠宗师*,在于写出【侠】这个字*。 
  武侠之所以是武侠,正如同西部片【杀无赦】的克林伊斯威特^,那种【以武犯禁】^,【千万人吾往矣】的意境&,正是武侠的重大元素&^。 
  争权夺利^、十大黑榜、武林世家……这些光怪陆离的打斗与练功带给读者刺激,但这种刺激能够超越漫画的视觉刺激吗&*&? 
  武侠的出路在于各人追求与颂扬的意境。不管古龙如何变&,温瑞安如何变,武侠的故事是写不完的。 
    我看漫画不曾流泪,可是却为了乔峰的侠烈之气感动万分?。ǖ比?,美中不足的是乔峰后来变得很怪&,不再是聚贤庄里的乔峰&&,他与阿朱的恋爱减缓了侠烈气,作者最后只好莫名其妙的赐给阿朱一死,以创造一个克林伊斯威特)*。 
  个人最为偏爱【水浒传】^,数百年来没有任何一部演义作品足与并论^^。当一个人杀死另一个人*,杀人的不是刀,而是与大时代间更为深邃的对抗感。阶级……种族……道德……无语问苍天,所以英雄为人不敢为*,故杀之。造反有理^,天无仁^,吾宁死而已&,那就是【水浒传】的武侠。 
  天龙八部的乔峰写了一半,但另一半却不见了。因为作者的价值观反对【造反】。 
 
  曾几何时,武侠里只有一种价值观*,【侠之大者】^,侠客与国家&、公权力的关系如此协调、完美^,超乎在宇宙之外&,侠客于千军万马间来去自如*,宛如神仙,受到万民景仰,无数人的崇拜,彷佛是成功者的代名词^,张忠谋、麦克乔丹、张无忌模式的快乐充斥其中,后金庸时代的所有作者都写【辛巴达历险记】,练功^、美女抱抱*^、宝物多多^&, 
好像儿童文学&,读者思辨力惨遭荼毒^^。(古龙不写辛巴达&^,他写福尔摩斯)。 
  中国的【悲惨世界】、中国的【块肉浮生】^、中国的【基督山恩仇】,你们在哪里&?你们的道呢^? 
  中心思想呢*?武侠世界是无穷宽广的,当足以包容一切??! 
  侠客^,应该是孤独的*。有家有业、增田置产、娇妻美妾,那是既得利益者的世界^。既得利益者,何必以武犯禁? 
  因为我的气不能被世界认同&,所以,我才是侠客??!我不相信法律、不相信上天主持的正义,我用我的刀、我的剑^,履行我心中的【道】!直到死的那一刻为止,这*,才是真武侠! 
  妥协了*^,可以称作政治家*、实业家*、科学家*、家庭主妇……但,绝不是侠客*! 
  我真是糟糕(笑)&,居然歌颂这种东西*,老不看三国,少不读水浒^,真有道理(哈哈大笑)*。 
  英雄志这部书没有一个统一的价值观,怀才不遇的书生、亡命天涯的捕快^、豪迈不羁的将军&&、心机深沈的贵公子……这些人都是政治人物&,都在与自己的宿命顽抗&。在【侠义无双】得到实践的那一刻,当你横刀向天叫的那一刻,心中的一把尺&,将会在自己身上留下血淋淋的刀痕,那是代价……为义理献身的代价…. 
  回想起那一刻吗?在生与死的抉择剎那,相信自己的道路,体验您的【英雄志】?。*?! 
 
英雄志里有一最关键的人物秦仲海&&,一个高歌【爷爷生在天地间】的人物&,他是英雄志里戏份第二多的主角^,这四个人命运相连纠葛,牵扯在一桩朝廷的大变动中。 
  伍定远保守忠厚&,杨肃观聪敏风流&^,秦仲海幽默粗暴,卢云愤世嫉俗^,杨肃观、卢云是读书人,秦仲海&、伍定远没什么文学,这四人是【景泰王朝】的四大关键&*,共同牵连天下气运&,大家现在看的故事*,就是这整个架构的开场而已,希望您有耐心慢慢看下去&。 
  卢云穷酸^,但终有扬眉吐气的一日,伍定远武功不高*,但第六册【一代真龙】时,您会大吃一惊…… 
  秦仲海^、杨肃观煮酒论英雄&,又是另一番豪情…… 
  卢云、顾倩兮感人至深的恋情*,又有一番荡气回肠的感受…… 
  谁才是您心中认定的成功人物*,这就是英雄志想要探讨的东西…… 
  四个主角^,分别代表不同的人生观,您想选择哪一种*? 
    英雄志 

第一册【西凉风暴】 
第二册【乱世文章】 
第三册【京城之会】 
第四册【神鬼亭外】 
第五册【西出阳关】 
第六册【一代真龙】 
第七册【天下第一】 
第八册【金榜题名】 
第九册【神剑擒龙】 
第十册【忠义孤臣】 
第十一册【重建怒苍】 
第十二册【少林三战】 
第十三册【山雨欲来】 
第十四册【业火魔刀】 
第十五册【天地英豪】 
第十六册大结局【决战京城】 

  原作早已全部完成*,希望您能多支持爱护,让新作家得以继续写作^&,当然^,如果讲武堂这一波发表能够成功,也希望有更多的新作家加入我们*,不要让武侠市场只有一种声音,来自香港的声音…… 
  再一次谢谢您的鼓励与爱护*。讲武堂同仁敬祝您万事如意。
 
应该说是我对各位有信心吧^!如果有越来越多的好手认真创作,哪怕大家会不赢呢^?创作手最怕的是气馁&,这是最大的杀伤力^,各位朋友都是求好心切的人&,一看就知道。 
  只要持之以恒(这是最重要的),越写到后面,越有真正的信心与进步……不怕一改再改*&,力求完美,这就是创造莎士比亚的原因??!届时北斗兄就成了北翁哦! 
  如有一朋友提及的&,后世如果只有金庸^、古龙可以看,那是我们这一代的耻辱^,来个文艺复兴吧! 
  说到讲武堂的未来&,另有一系列创作短篇的科幻小说(暂定名为NSF系列^*,National Security Files)。类似X Files&,但要在悬疑中加上人性^*,希望能早日问世&。 
  武侠必须再分类,不是按照写作的文体,所有的文体只有两种,顺与不顺,没有新旧派的差异,读黄易的都能接金庸^*,但读金庸的恐怕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黄易,这就是【顺】与【不顺】的差别&。 
  那么武侠要怎么分类呢?按照叶洪生老师的分法,含有技击派、侠情派^、综艺派等不一而足,未来讲武堂希望能逐步建立:【写实风】、【历史风】与【技击风】三大类。 
   
  【写实风】如白羽的【十二金钱镖】。 
  【历史风】如【鹿鼎记】*。 
  【技击风】如郑证因的【十二应爪王】*。 
  从头杀到尾的书【技击风】也能写的好看,但叙事手法必须含上【意识流】,否则乱打一通,胜负没半个人关心,这种东西不会好看。 
  战栗的小人物*,夹在大时代的悲怆与沧桑里&,这种就是【写实风】*,金庸与古龙最大的差异就在这里&*。古龙的书少了很多的东西*,人跟神仙没有差别,除了靠悬疑以外*,别无吸引人的条件,主角个性也不鲜明,全部都是酒店的花花大少(只有李寻欢例外,但把老婆送给朋友&,实在太做作也太荒谬了)。 
  我认为【写实风】最有潜力*,应该是下个世代的主流,主角会肚子饿^,所以才会有善念恶念,如果每个都像金庸小说的人那么幸运&,还需要变成坏人吗?那样条件下成为大侠,也没什么值得敬佩的。 
  【历史风】很考究,有一部【任剑逍?*!?&,作者叫做王奇菲,这是我近几年看过最正统也最具文学价值的武侠小说^,但销量不太好&,值得写【历史风】的作者借鉴,如何在时空背景下产生当代的时代感&,然后巧妙借用历史事件来改变主角的命运,【铁达尼号】就是成功的例子。 
  说了这么多,只是要回答北斗兄的一句话,【讲武堂的宗旨何在】,简单来说&,我们想找到真正的【中国大仲马】,写出如同【悲惨世界】的故事&。 
  记得吗?【悲惨世界】与【歌剧魅影】的主角如何感动你*?言情无法添加打斗的素材&,但武侠可以,好的剧本,加上超强的武打^,会不红吗*? 
  建议大家没事多去翻翻十八^、十九世纪的世界名著,很快的&,可以从中间找到不同于金庸、古龙的素材。 感动人心的素材…… 
  愿一起成长共进 
 
看到有一朋友在论坛留的【文学】一文&,一则以敬,一则以悲^&。敬兄之卓见超然*,一语中的;悲台湾商业浅碟之愚蠢^,无以复加。 
  您提到了【日记文学】,不管是【爱何必百分百】,还是佛家式的教化短篇^,之所以能席卷市场,成为主流中的主流,我想台湾有限的市场规模是一个很大的主导因素。 
 
  打开电视,想看的看不到,好容易等到了&,却被摆到深夜时段,收视率稍微不良*,难逃被停播的命运^。这就是过去三台时代的风格。 
  虽然今日的情况有些好转,但仔细观察后便不难发现,所有具有【小众】特质的东西*,一率是由国外制作播出&,尽管国内有几个单位试图扭转这种局面,但除了一两个背景雄厚的制作者外(连慧心的发现者),绝大多数都必须向收视率低头^。 
  收视率有错吗?营利目的有错吗?三台本就要为股东权益负责^,他们没错吧? 
  是的,他们没有错,万象、风云时代以及更多的出版社、报社也一样没错&*。 
  错的是什么? 
  错的是台湾市场的经济规模太小了*。 
  君不见科技产业洋洋洒洒,但能做R&D的有几个?抄袭或延续别人的【成功方程式】可以确保稳定的获利,在这种条件下,还有谁要冒险进行【可能无法回收】的任务? 
  台湾电影工业是在这种气氛下衰颓的*,台湾的综艺节目是在这种条件下低俗化的,台湾的产业是在这种压力下沦为代工的…… 
  这是一个缺乏原创性的国家,在原创不能保证【可预期收益】的状况下&&,没有人会鼓励原创,到后来&,原创全部变成笨蛋、白痴*,社会边缘人…… 
  原创是原罪吗? 
  原创当然不是原罪。 
  原创是一切动力的来源&,一部成功的作品,可以产生出多少附加价值,以经济学的social surplus来看,【终极警探】这样的原创电影开启了多少消费者剩余与生产者剩余^?人性背景的打杀与生死的抉择,带给了相关人员多少回报^? 
  当市场规模大到如【英文文学市场】时*,可以有太多的实验创作&,可是当市场小到只剩一千五百本的台湾武侠市场时,就只剩下【松柏生】的色情低俗可以看了。在租书店的市场占有率还超过罗森的作品哦*! 
  台湾国民每年买书的预算约在六百元上下&*,还包含了各个学校的教科书,扣除掉半正经^、半伪装为心灵教科书的现代圣经【您所说的日记文学】&,分配在休闲类书的预算已经少得可怜了。这样的市场结构,谁还要做原创? 
  怎么办?原创者死定了吗?还是要像我一样&,寒夜一盏孤灯相伴,然后咬牙切齿的自办出版社? 
  【休闲文学】到底应该怎么定位*?这个问题多年来一直困扰着所有的创作者,台湾士大夫情结之重,举世罕见^,【休闲文学】过去被定位在【杂书】,可有可无的情况下,绝大多数的作者都只能依赖租书店过活&。 
  在那个时代里,天幸台湾还有电影产业^,所以得以培养一批又一批的原创人才,以小规模但具有深度的市场来支持这批人的创作^。 
  不要怕??!今天我们有因特网^,这个无远弗届的机械来支撑【小众市场】,集合全球的小众为大众的能力*。我们必须寻找一个想要认真经营的网站来合作,把这个【小众】快速的结合起来*,团结成一个大众,这时候*,才会有百花争鸣的新时代到来&*。 
 
  【文艺复兴】不是喊喊口号而已,当第一个原创者不怕死^*,投入了巨额的^、不知有无回报的心力后,市场可能给他讥笑,记者可能白目以对*&,但第二个*、第三个原创者相继出现,一点一滴的结合市场数万个【零】,这个市场就再也不能被小看。 
  当然^,那时候会有一些Big Name^,那些我们所熟知的伟大名字也要投入这个市场了&^,但我们这些原创者也不必怕^&,因为你已经创造了IBM Standard,要跨过你,恐怕也不容易哦! 
  讲武堂着眼的是整体华文的市场,美国的出版社都是上市公司**&,台湾的出版社即使大如远流,也不过**,嘿嘿……全球第一大单一语系的文学市场,朋友,潜力不小??! 
  武侠是一种特殊文体^,但也是最容易抒发情感、探索人生的文体^,当您选择武侠从事创作,您已经成功了一半。 
  张大春模式的武侠也好**,金庸模式的武侠也好&,能让人读下去的武侠就是好武侠&。 难看的武侠就是烂武侠,我信奉【白猫黑猫理论】。 
  拉里拉杂的说了一大堆,有些不知所云^,我只能说&*,但愿我们所受的煎熬,下一代的华文武侠创作者不必再承受。 
  【玉皇若问人间世,乱世文章不值钱】,共勉之。 
  谢谢&*。 
 
武侠文学发展到现在,已有数百年历史了^,张大春认为金庸终结了武侠^,透过【鹿鼎记】&,一个不会武功的俚俗小人物&,颠覆了传统武侠世界,让后人无可突破,也无法超越&^,当然,除了【城邦暴力团】能够另辟途径,其余老路恐怕都是死胡同&,难以超越金庸的格局…… 
  悲情英雄无法迈过乔峰的影子,侠客逍遥无过令狐冲的率性,深情狂放难超杨过的激情……除金庸的作品,原创性都值得探讨…… 
  各位先进*,真是这样吗^? 
  各位都是当代武侠的创造者&,此地更可说是【华文武侠文学】菁英之所聚,不知诸位如何响应这样的谈话&*?我们要如何开展出新局面?希望听一听诸位高贤的看法…… 
 
 
明年九月以后,不论英雄志销路如何,本人会推出下一部百万字作品【国魂1894】^,一样是武侠小说*&,但故事由中国发展到北美、台湾,探讨人与近代民族的关系。 
  【只因为我生来是这个模样^,所以*,我身上就背着罪……】&,在上个世纪末甲午海战后**^,民族沦亡的历史开始&,乱世中的英雄放手大杀^,为自己的道寻找解脱…… 
    1894 大东沟海战 甲午战败 
    1898 百日维新 科举废除 
    1899 义和拳乱 血战东郊民巷 
    1900 八国联军 狐狸白天在北京城行走…… 
  这一段民族浩劫,始终没有人以一部巨大的文学作品纪念。扭转四万万人命运,乃至今日的中国、台湾&&、两国论、民族走向&*、民族自卑,再再都与那十年有关。 
  迈向二十一世纪的时刻*,我想用史诗来回忆这段历史*,聂士成以三万对十万联军*,兵败天津自杀,李鸿章马关被刺&,北洋海军互争利益,但全军无一投降&,重要将领全数自尽…… 
  那是可歌可泣的十年*,为了最后的天朝尊严在挣扎的一群人,在当今号称地球村,可是美利坚依旧是美利坚,刚果依旧是刚果的时代中,看来倍让人感慨…… 
  【国魂1894】人物繁多**,更胜于英雄志*,但创作手法会更熟练一些。
 
【英雄志】是一部商业性质浓厚的小说&,有煽情*、有暴力,但它不是一部以赚钱为目的的小说。它有一些东西要探讨…… 
  【英雄志】的过去非??部?*,在寻求出版的过程*,可说是饱经世间冷暖^^,一来我是毫无名气的新人,二来这部小说的悲剧色彩浓厚^,整部作品笼罩在【人】与【时代】的对抗上^,因此很不受出版社青睐。 
  有人要出十万元买断我一百六十万字的作品^,且作者姓名还要给遮掩,这下,终于激怒我了&。 
  死也好,活也罢,我找上了老友,一齐出资成立【讲武堂】*,决定干到底*,赔光也就罢了^。老友为了完成我的心愿&,也不惜两肋插刀,让我感激万分。 
  在网站上连载只有一个目的,寻找同道的支持*&,让【讲武堂】的步履不至如此蹒跚…… 
  在写作能力与技巧上^,我不是中文系出身,技法有限,网上许多朋友高贤的功力都比我强多了^,我也不曾以一个【文学家】或【小说家】自诩,我期待自己是一个【剧作家】*,用让人读得下去的文字说出我心中的一个故事。在那里面,有欢笑&,也有眼泪……我在追求一种感动^,共鸣下的感动…… 
  【西凉风暴】与【乱世文章】是我三年前的创作*,技法生嫩*,还请多多包涵。从96年到今年五月*,前后四年的时间,我陆续写下了其余的一百四十万字,写作的地点也从美国转移到了台湾&,中间不知遇到了多少挑战险阻*,陪伴我的,始终只有寒夜的那盏孤灯而已。 
  今日今时,看到这里有如此之多的武侠爱好者^&&,彷佛回到了故乡,令人心生感动与感激&^。 
  我期待自己能以更多象样的作品回报诸位大贤,有人说*,金大师把武侠故事写完了^,我想,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&,中国的历史也是无穷的。 
  如叶洪生所说,我的生活体验与过去的大师们太过不同,他们是乱世中的牡丹,我是太平人间的一堆烂草。 
  对于人世间的恩怨执着**,我的看法与他们完全不同&。 
  希望能提供您一些不同的选择&。也渴望您能欣赏讲武堂的作品*。 
  谢谢各位^。 
 
经营休闲书的出版社真的不容易。 
   
  时下流行的文艺爱情小说预算充足&,封面精美&,然而水平低落*。 
武侠好像沦落成小众的读物&,伪作^、色情滥竽充数,除了租书店会采购外,根本不登大雅之堂??苹梦湎?^、现代武侠处处可见*,金庸式的作品已经绝迹**。 
  讲武堂的成立,正是要扭转这种荒诞的情况。 
    多少有志于创作的人&&,惨遭万象、众利、风云时代等出版社围杀&, 
稿费奇低^、版税奇少*^,宣传费用等于零,与媒体副刊的联系等同于无*。 
  如此,新作家能红才怪哪?&。?! 
  希望网络上的众多好手能持续发挥,千万不必气馁&,讲武堂全力推动休闲文学,希望能再造一个巅峰辉煌的武侠时代来到??! 
 
内力到底有没有科学上的论证^? 
  各位详熟武侠*&,应知脑波有alpha波&、Beta波之分&*,禅定和道家的打坐其实是不同的&,根据台大电机系李姓教授做的研究显示,高深禅定状态下,人的alpha波会趋于零*,也就是冥想,而Beta波会激烈活跃&*。道家的打坐不是【无心】,而是【存想】&,所以alpha波会有许多激烈反应,相反的Beta波会静止。 
  究竟这两种练习方法有何差异*^,本人不是医学背景,所知并不深入,但可以确定的是,佛道两家的内功完全不同。 
  其实真的要指证,武侠中佛家代表的拳术少林拳,根本是外家拳的代表^,而【内家拳】为【以静制动,犯者应手即扑,故别于少林为外家,盖起宋之张三丰】^&,这段话是武学宗师【黄宗羲】所言。内家技法【凡搏人皆以其穴,死穴*、晕穴、哑穴,一切如铜人图法】*。 
  从此观之*,近代武侠可以称作真正具有武学基础的著作,少之又少*。当然也包含【英雄志】在内。 
  我没有意思写成【格斗流】的小说,虽然在第七册【天下第一 宁不凡】火并【剑神卓凌昭】时有许多武学对话^,但基本上重点仍是在于热爱武道的诚挚与否。 
   
  我在出书前心里面临重大困难,我在美国的一个学长是个虔诚的教徒&,他告诫我,【当你心中只有名利的时候*^,你是无法真正享受成功的乐趣,更甚的*,你也很难成功??墒?,当你喜欢而且单纯的热爱你的工作时^,你就会无意间得到一切?^!?nbsp;
  我把这段谈话记在心里*,而且视为【极限】的代表*。只是最单纯的心,才能达到【极限】,为了事情背后利益所产生的动机&*^,都有先天上的局限*。武功亦然。 
  我根本不认为利益熏心的人能够练到武功上的极限,他们每天都会评估机会成本的*。各位去看得到奥运金牌的选手,他们的风险何其大^,如果不是已经有了自尊心在里面*,谁受得了那个苦?也就是说,寻求武学极限的人&,心体技三者一定逐渐合一^。 
  这是一段杂文,但主旨在探讨武功的源流与技法,我认为设计武功,夸张与否并不重要*,关键在于武功要与主角的背景相配,并产生特色,试问黄蓉掌力刚猛,郭靖棒法阴柔^,这算是什么?能写到读者认同&,作者既费力又不讨好*。 
  现代格斗技中最可怕的当是【拳击】了^。吸引最多职业手,奖金最为丰富&,比赛死亡者履有所闻,这样严格训练下出来的人&,可以赤手空拳打死一匹马^。(借用一名死在擂台上的英国中量级拳手所言) 
  可是杀人最有效率的是拳击吗**&?当然不是了^*。军事训练下*,以人体破坏为主旨的技巧,比拳击更为可怕^,而且也不可能视为运动类的比赛项目,比方说,扭断对方颈骨*,或是说锻炼手指以用来刺破喉咙等&,这种东西要如何比呢*? 
  武侠小说探讨的正是这种光怪陆离的武术*^,故事大纲也是从这种东西发展出来的&。 
 
  有没有内力&?有没有特异功能**?特异功能可不可以练^?和内力有何关系**? 
  这些正是武侠小说家发挥的题材了。 
  最近秦甬二号坑挖掘出一批兵器,其中含有贵金属铬&,熔点二千度,耐锈且增加锋利度&,美国1950年申请的合金专利,但在二千年前就已被成功的量产^。这样的事情,在实物出土前,会有人相信吗? 
  孔恩的科学实证论告诉我们^,真理是累积的^,理论的崩溃也是逐步递移的*,武侠世界的基础,某种角度上是建立在这些还存有谜团的事情上,因此才有了许许多多的趣味色彩。 
  人能跳到十公尺高吗^?世界记录是二公尺四十余,那武侠不是胡扯么?嘿嘿,说不定就是有人跳的那么高^,比方说达摩老祖&,谁知道^?世界记录只是本世纪的记录哦!Louis没跑进十秒内之前&,9.84不也是天方夜谭吗?那7.50呢?金庸和一大堆人不是在吹牛吗? 
  哈哈,就当在吹牛吧&! 
 
看完第二册乱世文章,绝大多数的读者都会问这样的问题【咦*?伍定远呢^?】**,事实上,这也是我在创作英雄志的最大挑战&,忽然天外切出一个故事^,不知道读者的接受度会如何? 
  卢云与伍定远的命运紧紧相扣&,这两人事实上已经见面了,当然,您一定要看到【乱世文章】的最后一刻,您才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。 
  【乱世文章】的故事很感人^,这是一个怀才不遇的书生的故事,那里面有中国几千年来知识分子的执着在里面。也许有人会以【老掉牙】来讥嘲,但是当文字的感人力量发挥时*,我们只能说,这些人对【尊严】两个字的体认太浅了*。 
  因为不知道一文钱能够逼死一条好汉&,所以才会讪讥梁山的反骨&,因为坐在冷气房里喝可乐,所以才会批评马路水泥工的衣衫不整…… 
  【乱世文章】是献给天底下所有为理想坚持下去的朋友,希望龙山云兄与怀物兄能够笑纳^。也期待其它的朋友能够耐心看下去&。 


 
回答飞羽兄的问题^,是关于牛二的*。 
   
  牛二这个名字不知道大家是否眼熟*?事实上,那是从水浒里借来的一个人名。 
  为什么不更改呢&?作者连一个无赖的名字都想不出来吗*&?不怕侵犯著作权么?(笑) 
  当然是故意的,这部书的寓意有不少地方与水浒的精神相接&,只是探讨的价值观又多了一些&*。 
  说了那么多,牛二到底是谁*? 
  记得青面兽杨志天桥卖刀那一个桥段么?那只人人都怕的大虫……那就是牛二。 
  惹上了牛二^^*,便连杨志这样的英雄人物,也要充军坐牢*^。牛二的无赖无耻,可说是骇人听闻*,终于被杨志一刀斩死&*。 
  卢云如果硬要干上牛二……嘿,可能故事没有办法发展下去了,因为他大概会被活活打死吧? 
  那么卢云会不会想找上牛二^,替掌柜的讨回那二十两? 
  我想,卢云自知只要离开客来轩,他的命运大约会沦落到行乞的地步^,他之所以抓住掌柜*,只因为他真的要那三钱银子&。记得他从船上下来四处寻访差事么?他那段日子的食粮,全是靠船上做活挣来的哦&&! 
  也是为此,那时的卢云只是在替自己挣扎&,就像现代社会里无端被资遣的劳工,正在努力的吶喊着&,为自己下一顿饭发愁*。 
  「你……你把我赶走了,却要我吃什么?还给我……把我的工钱还给我……」 
  似曾相识吧^?在某些时代,不,应该说是某些时候,人真的很穷&,作者不是故意要写的那么穷酸*,如果真要写实一点&,那内容更可怕了……只是作者没有意思要写成「悲惨世界」^,只是「乱世文章」而已,哈哈! 


卢云是个极其之倔的人,这点倔强到第三册里更是清楚&。 
  二姨娘给卢云一条路走^^,卢云为何不走^?如果是韦小宝的性格,大抵上二姨娘定是他的掌中物,服服贴贴*,比裴家少爷与她还亲&^。 
  便是金庸小说里那些老实头,大概也能让二姨娘觉得无威胁性,从而迂回缓慢以图之?*?善怯錾狭寺?&,又硬又顽,却又有一点灵通聪颖,终于走到无法转圜的局面&。 
 
  在分手的那一刻,卢云心里想的是什么*?且看第八册【金榜题名】的一段叙述: 
  前略…… 
  卢云是个不服输、不认份的人*,无论是大牢里的百般折磨,还是二姨娘的恶毒陷害^,他还是坚持自己的风骨*,始终不向命运低头。 
   
  若不是他断然拒绝二姨娘的提议&,他此刻仍是顾嗣源身边的书僮。只是他心中明白*,他之所以熬过大牢里的拷打*&&,绝不是要成为一名卑微的书僮^&,继续在姨娘&、小姐与老爷之间的夹缝尴尬的活着&^。他之所以饱受世人的讥嘲怒骂*,只因他要做个为天地立心&、为生民立命的伟大人物&,但是眼前的他&,败得如此之惨,如此令人难堪,这要他如何面对心爱之人^? 
  对卢云来说^,只要能忘却自己卑微的身世*,远远地瞧着顾倩兮,那已是生平最大的福份了&,顾倩兮越是接近他,他心中的苦痛越是加深,深到他自己也难以承担的地步*。 

  在扬州分手时还只是一场无奈*,但眼前的局面却是现实无比,两年了^,他卑微依旧*,贫贱如昔,所差者,只是马齿渐长而已。 
  后略…… 
  从这段文字*,顾倩兮对卢云的意义已经被抽象化了,在卢云心中,扬州的生活带有一种浪漫性与妥协性,得到小姐的垂青^,更是心中之所望,但在内心挣扎的剎那*,他选择自己一个人走,他既没有求顾倩兮的怜悯施舍,甚至连顾倩兮给他的银两也一概不用。 
  因为,他没有忘记他选择的道路……为天地立心&?!镜比籢,也难脱自卑自大的双重色彩】&。 
  英雄志里,卢云是类似东林党争里冥顽不灵的抗拒者^,也是因为他这样鲜明的个性&,很多剧情才出现了特殊的光芒。 
  我写卢云,一开始是因为金庸笔下的书生代表人物【段誉】的言行太过吓人,好像除了王语嫣外**,世间没有任何值得探索的事一般,因此才创造了这个角色,但后来读了日本人所作的【敦煌】一书*&,更对其中浪漫色彩产生憧憬,终于发展出卢云这个在文革时代才会出现的角色。 
  关于【乱世文章】,有些想法想要探讨,是关于中国士大夫情结的问题。 
  前一篇记述中提到的东林党&,大约是东汉党棝之祸以后*,最大而且最惨烈的一次政争&^,残忍程度与中古世界审问女巫的情况相比^,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&。 
  明朝对读书人是异常残忍的^,最著名的一次廷杖&,是在正德年间发生,当时一百三十四人被刑**^,有的当场被打死,有的终身残废。 
  为什么会触怒皇帝*?明知道对方是疯狂不受挑战的年轻虎豹&,为何要贸然以身家性命为着?疯了吗? 
  这些大臣在写奏章的时候&,有的是连遗书一起准备好的。三更起床,五更早朝^,日理万机&,士大夫活的苦*,皇帝也苦。所以才有三十年罢工的皇帝*。当然,正德皇帝那么一打&,也发生了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文官大罢工。 
  中国的士大夫&,某种角度上是一种传教士*,当然也有披着面具的神棍,这种人到处都有^*。真正的士大夫&&,在杀身成仁的教育背景下,冒出许许多多难得一见的怪物*。因为这些人^,中国发展出一个极为稳定的系统^,农业工艺水平达到极限&&,喂养同时期欧洲数倍的人口^,说来也算是一种成就吧? 
  明朝政治制度设计的失败,使皇帝的力量太过庞大,体制充满弊病,这时候^,帝国的稳定与千万百姓的生死&,就全靠少数一小群人的道德良心在维持。这些人**,就是【乱世文章】里的那群人。 
  并没有意思要疯狂称颂这种冥顽不灵&,之所以让主角受到无限考验,只是想要说,讲究气节,绝不是轻轻松松的^,那是要付出代价的。在我的想法里&&,没有讲究气节侠义还能美女抱抱,爽到骨子那种事。若不是千万人吾往矣,只是站在主流价值观大声嚷嚷^,指责他人的不是**,那又有什么了不起呢**? 
  英雄志的世界没有真正的坏人*&,那个世界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可怕,是因为每个人的冷漠&,以及每个人的乡愿^,【勿因善小而不为*,勿因恶小而为之】,每一个人都纵容着那一点恶,堆积到最后*,就会变成排山倒海般的可怕世界&。 
  那个世界写实么*?见仁见智吧^!之所以会写成这样,是因为想描述一个不太同于传统武侠的世界^,也许太强烈了*^,让人压抑&?&!痉缭剖贝习宓钠烙铩?nbsp;
  不过也没有那么糟,从第三册开始,会有许许多多的幽默与趣味^,让读者能够放声开怀大笑…… 
  谢谢众家朋友的指教与爱护,也谢谢飞羽兄、七都兄不吝指点*,怀物兄、山云兄&、楼主与蔡兄的鼓励*&&,我们会继续努力的&&。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  附注一下,我无意以【看^^!民主制度有多好*^!】这种论调来回应皇帝的残暴与制度设计的不良*。 
   
  民主制度从某种角度下检视,比专制更可怕^,端看思考者的出发点为何*。 
  我相信真理的标准*,但也认为这些标准是会随时空的移转而变换&,金庸在碧血剑中把崇祯骂得一文不值,其实我真的很替崇祯觉得难过。不少历史学家也这样想…… 
  宋朝皇帝对文官的尊重,可能比某些国家的总统对阁员的尊重来得高。寡头铁律,每天都在发生哪^,办公室&、教室、公交车车厢……对抗的*,不是一句佛经口号或是西方万岁就可以的&^。 
  追根究底,良心而已。 
  一点感慨^,请大家不要见怪*,看过就忘。 
  孙晓 
 
关于英雄志创作的背景,之前已经谈过一些*,不过还是想多谈一些。 
  当初写作时*,确实也曾因为这部小说的结构浩瀚&,颇有不知该从何下笔之慨**。也因此,做了很多具有高度风险的尝试,刚开始将一到三册送到家里附近的租书店时,眼看毫无人气*,租书率奇低^,且大家并不习惯那种跳跃形态的写法,心里真是极端担忧。 
  现下,担忧略略解除了一些,但除非到了第八册顺利出版,眉心的结还是无法舒展*。 
  英雄志的开场相当大*,您可以说,整个一到三册都是楔子*,世上大概没人这样写法吧,而四到六册,则是在做一个巨大的铺陈、伏笔,留待第七到第十二册的转折与初步收尾。至于第十三到十六册,才是云开见月的全貌^,所有人物的善恶喜怒,都得到了成长与发展。 
  我的文笔与金庸相比,还差的非常非常远,也没曾想过有一天会能与这位大宗师接近。 
  事实上*,金派的文字是人家设计发展的*,我借用过来,已经有些抱歉,如何妄想去超越&*?我打小是个金庸迷&,用金老师的笔法说故事,可能也比较合适我^。 
  只是哪,要在金老师的规范下超过他,那是绝无可能的。 
  我想&*,英雄志这部书与金老师主要的差异,在于我个人追求的理念与意境*,这一点,我很自信的说^,我不是金派的门人*,也无意成为金学门徒**。因为,大家的背景差异太远了。我不能感受到他的世界^,而我想,那一辈出身世家的文人^,恐怕也不能理解我的心吧? 
  对政治与人性的见解,我走自己的路^,也用自己的方式探讨,所以真正能挥洒的**,反而是剧情关键转折处的探讨。那时候的我,带着激荡的心情&*,把文字刻下来*,从而让我自己得到抒发*。那里面*,的确有我个人的寄托在里头&。 
  第三册是个汇整,用连载的方式阅读会有些烦*,因为一路逃命,今天逃*,明天还在逃*,实在没有高潮可言&^,这一点曾副理也很担忧,但我想*,毕竟当时未曾考虑到会以连载的方式进行^,所以过程有些冗长。 
  英雄志后续的剧情有些与众不同之处,希望连载到第三册结束时,能让大家满意。 
    这是我个人第一部作品,我尽力写,其中有技法生疏之处&*,期待各位方家能多加批判指点&,这对我个人是有好处的。 
  金庸是我最尊敬的作家,但也是一座不可能翻越的山头,我所能作的&*,是吸收他留给我们的东西,站在他建立的基础上,让武侠能够发扬下去**。 
  期待有一日他也能看到英雄志&。 
 
 
英雄志全部结束是十六集&,每回故事都有明确主题*^,有单一高潮与全面高潮,看了就知道。 
   
  这个故事结构非常紧凑*,每个主角都有明确的人生方向,谈的事情偏重人生,就是书名【英雄志】三个字。在最后生与死的剎那*,体验您的英雄志。 
  谁是您心目中的英雄*?毛泽东、斯大林(枭雄人物如曹操)^?林肯(气节至上的范仲淹、陈宫)^?还是宋楚瑜&、雷别克(精明的政治家)*?或是大法官华伦^、海瑞&&、包龙图(坚持程序正义的官僚)?所以请放心,这本书绝不是那种一直练功互殴的玩意儿。 
 
  英雄志分成三个架构与四个时间段落,第一个时间段落是您现在看到的*,景泰三十年到三十三年间的三年&。也是第一个结构。 
  第二个时间段落是景泰三十三年到正统十年的事*,第二时间段落与第三时间段落,正统十年正月到腊月间的一年,合起来称为第二结构。 
  第三个时间段落在故事中陆续以旁白的方式表现,那是武英十五年到景泰十四年间的十五年,称为第三结构。 
  三个结构^,时空背景延伸四十年&,主角的剧情达十年^&,共计一百六十万字,全篇水准统一^*,大而不乱,人物有悲有喜^,各有命运及人生意含,包管值得一看**。这个故事单以结构的严谨来说,敢讲是武侠中难得一见的&。当然啦*,文笔输高阳^,人物刻画输金庸,扑朔迷离输黄易^,剧情奇诡输古龙,五鼠技穷&,什么都有一点倒是真的*。 
  不管怎样*,都先说声谢谢啦! 
 
 
先谢谢过客兄,感谢您看得如此深入*。 
   
  想一想^,各给四个主角一句话&*,点出他们的人生方向与主旨,也许能提供一些参考。 
  以下按出场次序: 
  伍定远&,公门之中好修行**^。 
  卢云 ^,乱世文章不值钱**。 
  杨肃观^,侯门之中深似海。 
  秦仲海&,他日若遂凌云志*。 
  先前过客兄的疑问,其实在这两天新贴的部份会带到,透过伍定远旧日的一位朋友^,叫做「蛇鹤双行」郝震湘的口&*,说出一些事。伍定远对卢云的离去,在后面的独白戏里&,也有内心的交代&,那时您就不会那么讶异于伍定远的举措或作者的笔法了。 
  至于卢云的内心悲苦,下一回与秦仲海间的对答*,便有一切交代*。 
  谢谢过客兄的提问,因为这点一定也是很多读者的问题。这也是英雄志这种以描写人生现实为主的小说所必须面对的。不然^,作者只要让伍定远与卢云结拜一场^&,称兄道弟,那就解决很多问题了^。比之段誉和乔峰二人,伍定远与卢云不是更有结拜的条件么 
(笑)……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  嗯,回答过客兄的疑问^。 
   
  卢云的一生发展围绕在一件事上: 
  【我至始至终难忘功名,可又阴错阳差成为罪人……】 
  像他这样的人,如今却是一个毫无未来的逃犯…… 
  在出生入死一场后,本以为命运能有些改变,但将军府的一场对答*,却使他得到一模一样的潦倒人生&,无法与心上人相见的苦楚*,无能改变自己一身是罪的痛*,终于让卢云成为放怀一醉的人。这一点对人生气馁乃至崩溃的过程,在扬州重病一节时也曾发生…… 
  作者没有意思要明写卢云对定远的【嫉】,因为那是卢云心中隐隐约约的感觉,不能也不便写出来&。同样是出生入死*&,细心的您^,看到伍定远与卢云的际遇差异了吗? 
  两个人的个性没有改变,变的是环境给他们的待遇太不同……您可以参考前面柳昂天*、杨肃观对待伍卢的差异……从相遇的一刻开始…… 
  不过也不能责怪朝廷人物,毕竟他们并不认得卢云。 
  另外,伍定远本就是世俗之人&,在西凉风暴里&,马王庙前心战栗,伍定远之所以不曾背弃苦主的付托&,正是因为无法逃脱良心的责备^,更无法忘记齐伯川死前的血泪。 
  【伍定远啊伍定远,你现下若把东西交出去了*,你死后还要投胎做人吗^?你有脸见齐润翔于地下吗*&?】 
  正是这种力量来规约他&,伍定远不是侠客&*&,也不是小人,他是一个尽忠职守的捕快&。在这乱世之中,心中自有一把尺。 
  大陆的一位站者【凝风】在六艺论坛中写了一篇文章*,非常深刻而准确的抓出伍定远的个性^,让我很惊叹&。是啊&^,伍定远正是世俗之人&,只要不越过那最后底线,他可是很念人情的哦……(记得他的属下与他的互动^,以及赠送那条玉带的过程……) 
  哦**,不能吐露太多了,还是让大家自己来判断吧^。 
 
 
武侠文坛走到了一个分界点,东兄所提的*,不论是名家黄易^,或是网络大师Roson^&,都走出外乎于金庸的风格,而旧作家温瑞安先生*,也不断尝试新古文风&,甚至连张大春先生也投入这块市场*,在这片绿意盎然的新世界中^,有正宗古典如大春&*&,也有颠覆历史如黄易*,更有悬奇幻想如莫仁&、Roson^,在百家争鸣中^,旧式风格如英雄志的上市*,看起来确实突兀了一点^,不过反正稿子写完了,也没什么损失^,加上各大出版社的冷漠态度,连机会成本也不用考虑^^,就拿出来印吧^,至多赔点钱罢了(笑)。 
  我的文风主要【抄袭】金庸,说【抄袭】,是因为想让自己的写作风格接近他,我孩提时身体不好,每逢秋冬会发病^,金庸的小说伴我渡过一个又一个的夜晚*,第一部看的作品是倚天,当时九岁&,很喜欢且崇拜张无忌,第二部看的是神雕,读到杨过的心境^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 
  从此就成了金庸迷,中学时已反复看过金的作品不下数十遍,我可说是用【金学】的奶水养大的。 
  长大以后,开始有了新体悟^&,第一次提笔时,只因为不再喜欢张无忌,尤其是长大以后的他,更不喜欢作者对宋青书的安排*,觉得价值观为何如此统一^^?为何胆敢喜欢或靠近女主角的配角^,便得到无耻卑鄙的惨死下?^??(慕容复&*、尹志平、宋青书^、林平之),又为何男主角总会左搂右抱&,得意不可一世^^?(每一个主角,连狄云也……)每个都站在主流价值上获得无数好处?(如杨康之于郭靖) 
  后来去看了别的作家,更可怕,男女主角琴棋书画无一不通,无一不晓,家财万贯,富贵满门,天下第一是我爸,武林探花是你妈,昨日结拜中神通,明日傲视天下搂美女&,烦恼懮心一件事,师妹不爱我*&,美女不过来&,义兄惨死聚贤庄与我何哉^?我去追女人也…… 
  追根究底,太看轻读者的智商了。主角不爽快没人看(黄易犹?^。*,主线一脱离就没人读下去,乔峰的诞生造成了新火花,但之后单一主线的玩法*,又让少林寺中三巨头的结义变得怪异,试问虚竹怎可能当天下英雄之面痛饮烈酒,而后与素未谋面的师门大仇乔峰当场结义?(我最痛恨虚竹与段誉,幸运小子加性欲小子),我太为天龙八部可 
惜了*,如果有机会*,真想改变后头的剧情*,让慕容复惨败后得到人生新体验,让游坦之能有更多的成长^,让乔峰能有更多的体验(我特爱后两个人^,因为他们惨遭十大酷刑^,也为前一个人钢铁般的意志所感动,可惜作者讨厌这一类型的人&,只有不问世事潇洒如风方是好汉*,不然傻呼呼好色的幸运王也强过政客的评价,终于把慕容搞成了怪物,唉^,看我用杨肃观帮他平反吧。) 
  最后,我开始酝酿一部不属于武侠的武侠,那就是【英雄志】。当然也发展出了恶整主角的十大酷刑等&。 
  选择武侠的形式发表,只因为武侠最能包容想象力*,可以兼容人的多重际遇*。 

  我自己学的是政治,也曾在政治界打滚过一段时日,所以英雄志谈得较多的是【权力】与【个人】之间的关系,由于文字上的粗糙**,加上创作环境的恶劣*,确实连工具书 都少,有时必须靠自己瞎掰或所学硬干,倒是贻笑大方了(笑)。不过我想下一部【国魂1894】*,由于个人本身写论文的经验与兴趣^,不会失去考据上的意义&,这点请放心*。 
(斗胆请您作顾问好了……) 
  关于也先可汗的部份,可以参考一部比较软的书【中国十大坏皇帝】^,里头有仔细的分析,曾副理引述的资料也是来自其中。其实历史上最烂最儿戏的战争,大概是珍珠港事变吧^?当时日军的飞机横越珍珠港&,懒洋洋的舰长还大发雷霆,怒斥是谁不遵守航空规定,竟以这种低空略过的姿态飞越船舰^?看到敌机上头的日本太阳旗^,大家还以为有人恶作剧呢…… 
  【将帅不和】,简单来说就是战败主因,曾副理提的【淮海大会战】&,家父曾实际参与&,黄维(伯滔)十余华里外被围攻,杜聿铭何以见死不救**?派系也^!战前陈布雷(今央行副总裁陈师孟之祖父)^*,吞食安眠药死谏蒋介石先生^,仍改不了战败的厄运,观诸大东沟大海战,其理亦然,政治结构决定了许多结果。所以&*,柳昂天的谈话是来自这种想法,至于夸大其情等节,卖文嘛(又来了),还请一笑置之好了^,或是说孙晓无知无识也不为过(笑)…… 
  您以【翻云覆雨】相比,害我又惊又喜&,脸红心跳^,真有翻云覆雨销量的三分之一*,曾副理大概会冲天跳起^,飞上云端漂浮了(一惯夸大笔法)^,黄迷说不定也会闻风而至呢,我实在太商业了&,真不配称为文人,还好过去不曾是^,日后大概也有困难&^,今日起&,不再说【剧作家】&,改以【说书人 孙晓】自居(笑)。 
  其实我一直想见金庸一面,不是要说什么创作创意等虚无之事,我想我也够不上资格。更不是要去讨论张无忌或谁^,而是希望和他谈一谈武侠的未来*,作为华文休闲文学的最高精神领袖,他有达赖喇麻的地位,我希望他能多做一点事*,这不是为我个人&^,也不是为网上的读者或作家,而是为了中国特有的武侠文学*。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  虚心受教*^,多谢指证*,会去寻找兄所言之文一观*。 
  用了也先,是因为有剧情上的需要^,中国历史皇帝被俘仅二次,复辟成功的历史仅一次,只好模模糊糊的借用^&。 
  柳昂天非于谦,英雄志亦无讨论皇帝是非功过的用心^*,更非历史叙述的大作,【英雄志】是一个类似【哈母雷特】的剧本,借用类似的模糊历史背景,产生出一个巨大架构*,所有人物全部杜撰。 
  为什么这样写&,实在很难说明白,唉……还是那句老话,政客、反贼*、书生与公门中人四个人的故事与他们坚持的价值观所作的比较^。 
  这些东西就是英雄志从头到尾一以贯之的主题了*,为了剧情方面的保留……只能留待日后再谈&。 
 
 
最早写卢云,有来自对当代台湾社会现象的一些反想&&。 
  台湾是一个功利的社会^,乱世文章不值钱,在这里本是一个铁律^*&。曾在北美与一个中国青年聊过,他提到中国的社会景况,也聊到过去的文革与知青下放^,颇有艳羡我身在台湾之意&。 
  其实,在台湾^,知青永远都是被下放的,知识不能保证什么,一碗饭^?一份工作?或是一点自尊?在财富挂帅的面前&,这些东西都不能保证什么&*。 
  为了许许多多的理由&,这里发生了多少乱世文章?利润至上,理想放两旁^&,这就是台湾或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*。 
  我无意比较社会制度的优劣,我只是想,人生百年,大家到头来都是一死,在这趟旅程中,我想要为自己留下什么?财富与地位以外*,我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^^?我想选择什么样的「我」*?这才是英雄志主要想谈的问题^。 
  我是学政治的,人在管理自己上^,永远都有困难**,一个制度最大的敌人往往是自己,贪婪对抗理性,小我对抗大我,制度不容易改造,也不可能完美,但是在过程中,却可以看到很多值得记述下来的事*,那就是英雄志了。 
  贫穷是一种挑战&,也是一种折磨,从贫穷中熬出来的自尊,往往带着小家子气的自大&*,卢云就是这样的人。所以,他无法坦然面对顾小姐**。 
  出身世家的人**,有时会有天生的气度,这也不是偶然的。在我的书中,杨肃观便是这样的人^。 
  只是卢云有一些属于他自己的特质,比方说高度理想的性格*,这不是他的出身背景或教育思想所造成的^,而是他天生的「仁爱」*,卢云的一切行为主导在「悲悯」两个字,因为悲天悯人&,所以会为纤夫所感伤,也会为伍定远拔刀相助*,这一点,让他从贫困可怜中绽放光芒^。 
  卢云非常自负&,也很容易看不起人,这点写得很清楚,不管对江夏左从义,还是北京的中郎将石凭*,他可是看着不顺眼,便会开口说的人^,像这样的人*,他能在官场上混*^,靠的便是贵人与敬重&,如果皇帝因他的忠义而留他&,他生存的机会自就高了点。 
  英雄志探讨的人物类型很多,卢云的出场感觉比较强烈*,但故事发展到中段^,秦仲海的光芒耀眼^,恐怕会盖过卢云,从而成为与卢云相对应的另一种价值典范。 
  杨肃观&、伍定远两个角色的意义比较隐讳*,必须到故事完全结束前,读者才比较能看出来他们在英雄志里扮演的真正身分。杨肃观是另一种典范,在他光鲜的外表下,有着钢铁般的意志,宛如斩断双腿仍能前进的孙膑*&,他是英雄志中最为可怕的人物,也是当代成功政治人物中最普遍的类型。不过,一定要等英雄志全书出完之后*,大家才能同意或评论这一段文字*。 
  钢铁般的政客^、充满热血的反贼、一身理想的知识分子*、满心无奈的公务员*,这是每个时代都会出现的人物^,也是英雄志四个主角的身分**。我用武侠来描写他们,也许会比较有「大众性」吧! 
 
 
 
 
 
Koon 回复
 
孙晓有在旧雨楼清风阁拜帖^,诸位有闲不如去侃侃。
KOON在线论坛→ KOON的世界—— → 『《英雄志》与孙晓』→ 小弟孙小拜见诸位大贤大人  

您是本帖的第8296 个阅读者         
* 贴子主题:小弟孙小拜见诸位大贤大人  

小弟孙小  
  
  
等级:贵宾
文章:3
积分:17
门派:生鱼片类
注册:2002-12-17
楼主  


小弟孙小拜见诸位大贤大人
看到了讲武堂上的留言&,小弟孙晓心慌惊怕之馀&,急忙来向诸位大贤朋友问安。

不知怎麼回事*,觉得像站在笼子里*,心里非常非常害怕^,大概与阿秀见到娘的心情差相彷佛^,又似卢云临床之症,心惊不能人立也^。

其实过去受到感召**,经常暗地前来在旁偷窥,尤其在外地的站上被揍得鼻青脸肿之时&,更有来到故人之地遮风避雨之感*。

不知道该说什麼才好*,先向大家问好磕头,恭祝新年快乐^。另外向各位大贤报告英雄志的进度,目前大概写到十九册上半段*,废稿相当多&,如果不会增加您太多麻烦,我想在过年前将十七册送来本站*,由站主逐一发表处理,不胜感激。

关於英雄志本身,我想卢云、秦仲海这些人是真实的存在*,就在我们身边&^,或是在历史之中,孙晓有幸把他们提出来*,和大家一起分享人生的心事,非常谢谢大家的关注与指正^。

身为一个作者,必须经常倾听大家的感觉&,只有努力体会阅读者的心情^,不断模拟、揣测&,下一次才能更精准地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愤怒或哀伤^&,传递给每位朋友。虽然这样说,但常?^;故切床缓胇,希望日后精益求精*。

本站行家高手如云^,个个法眼锐利,特别是版主资水东流大师与暴笑痴先生、天照兄台几位^&,经??吹眯〉芄峭啡?。哈哈则是老朋友了,经常通信,不在话下&。难得评论高手聚集,建议本站也可以广邀豪杰,除了金宗师*、古大王&、温少爷的名著之外&,新一辈如余为魄、楚国、星星(无双传)的东西也很值得关注,文笔优秀之个中翘楚如小椴、张旭阳*、foxflame等人的作品也是很棒的,也许来日英雄志告一段落&,孙晓也可以投入评论的行列&,其实写评论应该算是本行,写作只能算是二三流,我的作品比较像是火气大的中年人看世界^,说起话来相当粗直,顾倩兮啊、银川啊**,都是用中年人色眯眯的心情在写,所以文字有些玩世不恭,当然那也是中后期的事了(vol.6),目前仍然不敢说自己的笔法已经定调&^,文字是语言艺术的提炼,自己进步的空间仍然很大,日后会努力的^。

嗯*,好像不知自己该说什麼了,我只是喜欢写作^,不幸在2000年投入出版界,至今在地下东爬来西爬去,在武侠末世之时,茫茫然徘徊於二三流之间&,无论如何,深得厚爱,宠辱若惊,患得患失**,但会更加努力写作*,不负各位老师的厚爱(好像小学生写作文)*,也不让父母羞愧、祖宗无光……

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口气像是在卖口香糖还是什麼的*,在自己完全变成推销员之前,告退了&。总之用小说格式来表达意见可能比较自在**,欢迎大家对作品提出意见*,文字技术的错误我会努力*,总体结构会再沈思,谢谢大家^。

孙晓顿首再拜无数次*,祝贺诸位大贤新年快乐

(容十七册发表后再来拜聆诸位指正^,感激大家对英雄志的喜爱*,谢谢koon兄对英雄志的提携指导*。)
2002-12-19 12:47:21  

小弟孙小  
  
  
等级:贵宾
文章:3
积分:17
门派:生鱼片类
注册:2002-12-17
第48楼  



惊见如此多的名帖,小弟顿首再拜**。

看了大家的帖子*,惊奇复又感叹&,惊於藤的精辟^,天照的渊博,奇於和而不同的君子之风^,也让人感慨什麼才是真实的【武侠人】。

先感谢阿安的引荐*^,其实更希望用匿名的身分上来,这样可以从容愉快地蹲在大夥儿脚边窥看,但电脑好像发生了问题&,一来就自动注册了,明日要设法修整。

谢谢藤的评论^,确实英雄志很像论文书^,自己在动笔写这本书之前^^,只写过一些四平八稳的论文&,比起金老爷的国学根柢&、温大侠&&、古前辈的新诗历练,实在差之远矣^。在小说故事里,我偏向於先有一个主题,酝酿出热情去激烈地表达它^,如果彼此脑波相似^、人生阅历相近,多少能感同身受吧^?於这个角度来说,我觉得自己的创作是有意义的,但於文学价值而言,还有很大的空间来走。
 
文学是复杂的学问,也是一种科学与艺术。如何精确地使用文字*,牵涉到主观人、阅读者&,尤其涉及到认知心理学,如何使读者愿意读^,我们又设定了哪些人当读者^,这确实是很大的挑战。

有人讲究声韵,字本身不重要&,可一旦读出来&,极为震撼。有人讲究铺陈,如金庸,他的文字不合适念*^,但合适大量阅读,有人讲究每一个字的运用,那适合写警语*,短洁而具有强烈的震动力。

以武侠来说^,古龙的文字强而有力、金庸的文字优雅叙事,温瑞安的文字则具有强烈爆炸性的渲染效果,也有低回惆怅之美&,窃以为,古龙的文字最为适合当代大众阅读,容易带入,容易共鸣,短而美,快急如风*。金的文字则合适大量阅读的高水准读者&*,最具叙事、铺陈与逻辑能力,由於精确、由於保守*,由於仔细斟酌他的贴切性用字,所以金庸的文字具有最大的权威性与说服力。也因此读者很容易认同他的每一句旁白。相形之下,温古的说服力不高,但抒情性却远过於金庸^^,可未必合适大量阅读了。这或许是他们改走精简文风的原因。也为什麼金庸的练功写的最好,因为他的文字充满说服力&。

作者写书时需要什麼灵感呢&?其实下笔动辄千百字,谁曰不行?可是一旦要求标准高了*,废稿便越积越多了,第一次与第二次看自己的作品,感受一定不同,以前初出茅庐不识高低之时^*,往往自觉如此便可,时日越久,越觉得自卑,有些文字运用的敏感度是与生俱来的&,那种天才并非是我能相比&*,我见过这样的天才^,也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走到那样的境界*。



2002-12-19 13:34:17  

小弟孙小  
  
  
等级:贵宾
文章:3
积分:17
门派:生鱼片类
注册:2002-12-17
第49楼  



【续上】

自己这样无知地认为,十九世纪的小说家努力於文字*,但二十世纪精心耗费的最大努力&,全部都是结构&&。结构涉及了阅读者的层次*,结构就像是上菜的顺序^,牵涉了读者的认知与层次感,写过书的人都知道^*,他们一点也不希望读者跳跃^,直接喝甜汤^,之后吃主菜^,或是只吃开胃菜,饿了再吃主菜&,如此地消费了第一次阅读的惊奇与意外&*,便如看电影早知结局,那又有何乐趣可言*?  

这样说,我最爱过程类的读者了。第一次阅读是很珍贵的。

关於结构*,个人认为古龙具有侦探小说的性格,他的布局异常重要,所以他最大的难度也在这里。金派是一笔到底的&,他的伏笔与布局偏向於十九世纪的写法,孙晓知道这样评论会引发争议,但我还是这样认为,文字上可以仿效金派,但结构上如果走金派的路线,好像不太好^。以读者自行幻想为主角的模式,个人认为不再合适於后现代的成年读者^。

什麼是后现代的现代人呢?那就是没有一种中心价值观^,而能平衡地理解这个世界&。举例来说&,我看广告最最痛恨的便是他妈的英俊帅哥(请别把我当成丑八怪,我只是七怪而已)&*,因为我不要谁来告诉我,成功是什麼^,个人更不会幻想自己是这些成功人士,女人膜拜&、小孩崇拜^,简单说,张无忌猛*他的女人*,却关老子屁事^?既无感同身受的爽,也过了【有为者亦若是】的年纪^,每每让我立刻想转台。

我想看的是这样的:【你敢不敢】?换成你,你敢不敢?再那时候*,【我会怎麼做呢?】^、【在我看来,他这样是对是错^?】,他带种&,他够蛮,他够胆,这比较能吸引一个小众,大众未必认同,但也比较能激起兴趣。

反对集体化的价值观,所以认同并歌颂个人主义的极限,【英雄】&^,未必要为集体而服务^,而是在集体与个人的激烈碰撞中&&,找出自己的信仰&,纵使最后选择没有信仰(如安道京)*,但那显然也是一种哲学了**。

安道京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,我简直爱死他了*,本来还为他写了一个倒楣儿子安正明(有这样的爹谁不倒楣*?)*,他武功高强&&、凡事全部与父亲相反&,所以成就了他的武术与侠义&,可怜这个儿子在他父亲与他那七个小妾里苦苦挣扎*,始终找不到一条出路^^,投奔怒苍*,不准,投效朝廷,太危险了^,抢劫杀官*,万万不可^,所以只好跟在他父亲身边^^,当个可怜的替死鬼……呜呼哀哉,可惜受限篇幅与结构(又是结构)^,无缘与读者见面,只得忍痛删除(如果还来得及,也许会放入十七册^,让安家父子*那艘运河的大船&,让安正明惊艳於琼芳^,可惜已经没时间了……)

对不起&,没有办法仔细地回答每个朋友^,今日我写小说你看你笑你骂&,来日你写我看我笑我叹我骂,请把孙晓当成是聊天的朋友^,大家随便看看*,随便骂骂,啥也不是的人,真的没有勇气承担什麼^&。


2002-12-19 13:51:09

赞助商广告:

优秀作品推荐

  • 莫愁儿女

    莫愁儿女

  • 鹿苑书剑

    鹿苑书剑

  • 剑毒梅香

    《剑毒梅香》古龙在1960年创作的小说^,是他比较前期的作品^。共有二十四个章节,无章节名*?^!督6久废恪访帕男∷?&,但是大部分是现...

  • 赌局系列

    赌局系列

  • 六宝江湖行

    六宝江湖行

  • 赞助商广告:

    涮书网 | 中国戏曲网 | 穿越小说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双世宠妃小说 | 言情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80后记忆网 | 医学教育网 | 17k小说网 | 广西新闻网 | 腐女漫画网 |